栏目导航

六合挂牌是什么

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“年度等候”梦碎

更新时间: 2019-01-07

  文/本报记者 肖扬

  只管该片首日票房超过2亿,然而却也重大透支了影片的声誉。而随着观影后口碑的“崩坏”,网上已有不少观众退票,如果因观众反噬遭遇口碑下滑,那该片的后续票房并不乐观。

  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是一部面对自我记忆、家庭关系的电影。由黄觉饰演的男主角回到贵州,偶然发现了汤唯饰演的“神秘女子”的踪迹,继而回想起十二年前与她渡过的那个秘密夏天。汤唯饰演的角色则是在事实与记忆中切换。

  大咖加盟为电影进级

  观众观影后差评始终

  之前有人曾问毕赣如何看待这场营销,毕赣回应说:“这是一部非常艺术化的电影,我的宣发共事不偷不抢不下跪,靠本人的才干,靠自己的常识做一件事件,我不觉得他们有任何过错。我无比尊重他们。”

  毕赣导演的第二部电影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于2018年12月31日上映,因“一吻跨年”的营销口号,使得影片首日票房就超过2亿。然而,原本不会去看文艺片的观众因“一吻跨年”的噱头走入了影院,最后却没有看到想看的电影,而电影也没有获得可能懂得自己的知音。

  在2019年的第一天,该片票房大幅度下滑,豆瓣评分6.8、猫眼评分3.1、淘票票3.4。观影者“看不懂”的影评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片的口碑。

  “一吻跨年”让票房破纪录

 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用户活跃城市占比中,二三四线城市用户群体都大过了一线城市,其中二线城市更是达到了42.5%。此外,艺恩数据的票房分布显示,一线城市对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预售票房的贡献率仅有6.3%。

  客观地说,称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是烂片有些不公正,因为毕赣完整专一于个人化的诗意表白,这是他的语言方法,但与《路边野餐》比拟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在用同样的剪辑方式来显现梦与事实,不任何翻新与冲破,这就让识破了他手法的观众感到疲惫。另一方面,营销的成功使得一些不会喜好文艺片的观众也进入了影院,然而影片在“浪漫恋情”包裹之下,讲的却是一个艰涩的梦幻,很容易造成观众在观影前后的心理反差。

  观众的负面影评也直接影响到了影片的退票率。猫眼数据显示,2018年12月31日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大盘退票人次为31.9万,大盘退票率为4.4%,远高于同档期影片《来电狂想》1.2%跟《海王》1.0%的大盘退票率。

  值得留心的是,首日预售的高票房造成观众认为“观影与预期不符”,很多观众在观影之后纷纭给了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差评。有观众表现“从头到尾都没看懂啥意思”,甚至被评估为“有史以来最无聊没有之一的电影”,影片从“年度等候”,变为“年度最烂”。

  于是,毕赣即时成了“潜力股”,汤唯、黄觉等名人纷纷为毕赣站台,黄晓明也表示愿意投资毕赣新片,即使赔钱也要投。

  出生于1989年的导演毕赣堪称一举成名,2015年的导演首秀《路边野餐》被喻为神作,诚然很多观众难以完全看懂,但依然会被这部电影的诗意跟梦幻所激动。

  2018年,毕赣导演的第二部电影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隆重推出,汤唯、黄觉、张艾嘉等大咖加盟,与《路边野餐》时的素人演员比较,绝对算得上是升级换代。

  猫眼专业版显示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在2018年12月31日上映首日的排片占比到达了70%以上,次日便开始断崖下跌,排片占比仅在30%,可见在“一吻跨年”的营销之后,影片已经回到了一个畸形文艺片该有的体量。

  毕赣的电影称得上是文艺片中的文艺片,其受众显然更适合文艺青年,然而影片发行方想出了一个“一吻跨年”的营销方式。此前,发行方写给全国各院线、影院一份跨年活动声名:“这也是2018年的最后一部片子,影院可选本片做跨年运动,可决定在12月31日21点50离终场,影片结束时恰好就是0点0分跨年那一刻。观众可能与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一个最有仪式感的夜晚,一吻跨年!”宣传方还将观众顺利发展至三四线的“小镇青年”,最终影片首日就创下文艺片预售票房最高纪录,而《路边野餐》的总票房也不过600多万。

  相比于《路边野餐》,固然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投资加大,又有明星加持,但主题仍是毕赣的“寻找”,仍然是他热爱的梦幻、诗意与长镜头。片中诗一样的语言,也响应着《路边野餐》里的那些诗句。